手机号
密码
确认密码
邮箱
验证码
邀请码(可为空)
立即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x
手机号
邮箱
找回密码 立即登录    免费注册
登录账号,阅读文章可获得相应的积分。

听许昌翻译公司讲中国梦到底是“China Dream”还是“Chinese Dream”

乐文翻译     发布时间:2018/6/19 15:19:00     浏览次数:415

许昌翻译公司讲中国梦到底是“China Dream”还是“Chinese Dream”

从词源学的角度考虑,把“中国梦”译成China dream而不是Chinese dream是有其自身道理的。

难逃厄运、被打入另册的还有Chinese whisper(中国式耳语,在传播过程中逐渐走样的消息),Chinese home run(中国本垒打,不合规范的小场地容易打出的低级全垒打)等。这里选取其中的Chinese gooseberry,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以及另一个和中国相关的not a Chinaman’s chance三个短语为例,带我们走近中西方相遇时一段段尘封的往事。

1. not a Chinaman’s chance

相传19 世纪中叶, 美国加利福尼亚发现黄金, 白人淘金所剩下来的渣滓无人过问了, 才轮到当地华工去拼命淘滤。他们发财的机会微乎其微,差不多等于没有。英语中把“渺茫的机会”(slight chance)叫做“本人人的机会”。

有趣的是,not a Chinaman’s chance的来源还有另外一种说法。19世纪20年代英国报纸有关拳击比赛的报道中,把挨不起揍的人称为“瓷人儿”(chinaman)。后来以讹传讹,c变成大写,就成了中国人(Chinaman)。(乔志高,《吐露集》,台湾时报出版公司,1981年,第370~371页)从这个层面上,a Chinaman’s chance同样表示“胜算极小”。

钱歌川的《英文疑难详解》和乔志高的《言犹在耳》都提到抗战期间林语堂接受美国记者提问时的一句经典:

Japan hasn’t got a Chinaman’s chance of winning this war.

这句话可以依据成语not a Chinaman’s chance翻译成“日本无获胜希望”,同时又可按字面理解为“日本胜利的机会远不及中国”。利用Chinaman,一语双关。幽默大师,果然不同凡响。

2. Chinese gooseberry

众所周知,Chinese gooseberry和kiwi fruit都表示“猕猴桃”,可两者之间的关系及由来一直语焉不详,各种大型词典也没有在词源说明中指出它们之间的联系。20th Century Words(《二十世纪新词语词典》)对Chinese gooseberry与kiwi fruit的释义倒是揭开了两者之间的渊源:

Chinese gooseberry n. (1922) the fruit of the vine Actinia chinesis, later better known as the kiwi fruit (1966). China was its original home. 中国猕猴桃,一种有蔓植物的果实,后多被称为“奇异果”,产自中国。(笔者译)

既然已经承认了中国是Chinese gooseberry(中国猕猴桃)的原产地,为什么到了60年代,它的英文名称就去掉了表明该水果产地的限定词Chinese,摇身一变,成了kiwi fruit呢?让我们再来看看该词典对kiwi fruit的释义:

kiwi fruit n. (1966) the oval edible fruit of climbing plant, ... Its original name was Chinese gooseberry, but when New Zealand growers tried to export it to the US in the 1960s this was found not to be acceptable for political reasons, so a new name, appropriate to one of New Zealand’s most high-profile products, was chosen. 奇异果(音译),攀缘类植物的可食用椭圆形果实……该水果原名“中国猕猴桃”,20世纪60年代,在新西兰种植者准备向美国出口时,由于政治原因,这一名称不为人们所接受。因此,人们选用了一种新名字,听起来就像是新西兰极具特色的一种产品。(笔者译)

原来,正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对立,使中国的“猕猴桃”经由新西兰进入英语时有了两个名字。

3. 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

这个名词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非常流行。美国人在唐人街中餐馆用餐后,对味精比较敏感,出现头晕、头痛、口干、冒汗、恶心、呼吸困难等不良反应,这类症状称为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美国实验生物学学会联合会(FASEB,Federation of American Societies for Experimental Biology)指出,“中国餐馆综合征”带贬义且不够准确(pejorative and inaccurate),建议更改为“MSG (Monosodium Glutamate) Symptom Complex”(味精综合征)。

饮食习惯的差异让“中国餐馆”背负上了这个恶名,令人唏嘘不已。

从记录华工悲惨命运的not a Chinaman’s chance,到冷战背景下“猕猴桃”由Chinese gooseberry到kiwi fruit的更名,再到饮食文化差异产生的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每一个短语都见证了一段中西文化交流史。“凡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陈寅恪语),信哉斯言!

今天,随着国力的强大,汉语对英语的影响也在不断传递正能量。2003年10月,“神州五号”飞船成功发射, 杨利伟成为进入太空的第一个中国人,根据“太空人”音译的taikonaut为西方主流媒体频频报道,向世界传递了中国的声音。我们有理由相信,China dream也必将奏响自己的最强音,让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飞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阅读文章:积分+1